草原哥(短篇小说)

□ 张宇   2017-03-15 23:08:51

听说部队要去五百里之外的一个草原驻训,这下,可把我乐坏了。老家在内陆城市,与草原绝缘,当兵又在一个“离铁道近、离车站远,离荒草近、离草原远”的偏远山区,对草原的印象也仅限于腾格尔的一曲“天堂”、和汉乐府的一首“赤勅川”。如今,一次军事行动让我与草原有了一个约会,此时的心情怎一个“喜”字了得。

可是到了目的地,我怀揣的那份热情却锐减了一半。

也许是我的期望值过高,也许是生态失衡,也许是这里的草原并不是真正地理意义上的草原,总之,所到之处,肉眼所见,除了天高云淡稍显“天苍苍”之外,那地上的草们,却一点也看不出“野茫茫”的萋萋画意。东一片西一片,漓漓拉拉,不成局势不说,还呈现出一派旱相和颓意。好在我不是采风、旅游,更不是搞环境监测和生态环境评估的,所以失望归失望,还没有忘记我们此行的主旨。

下车伊始,我们全连就开始卸载,布置营区。

时令正值秋天,本是天高云淡时节,可是草原却不管你皇历怎么说,自顾自地在自己的领地耍大牌。“两头冷中间热”的怪脾气暴露得淋漓尽致。

为了尽早完成先期开设营地的任务,我们加班加点地平整场地,加固帐篷,修甬道,搭洗漱台,等等。干着干着,中午的太阳就热燥燥地举到了头顶,晚上的那些凉风也不知去哪里避暑了,剩下我们这些穿着荒漠迷彩的战士们挥汗如雨汗流浃背。

“真渴呵,要是有个西瓜吃那该多好呵!”这个要求在这个盛产西瓜的地方可算不上奢望。但是奢侈的是眼下我们有钱也买不到。

这么个荒郊野外,哪里会有卖西瓜的?

哎,来了来了!这时有眼尖的老兵嗷嗷地喊了起来。果然,在营区隔离带的外面,也不知何时突然就驶来几辆货车。大厢板的一侧豁然展开,露出的就是一排货架,里面的东西是应有尽有,像小卖店一样,全着呢,当然有我们垂涎三尺的西瓜。

这些车就是所谓的大篷车。早就听老兵们说过,这些大篷车就是流动摊位,是专门为部队“量身定做”的,因为这里是军区的靶场,一年中有三个季节都有当兵人的影子。他们是当地人,熟悉环境,不用指北针和地形图就能找到你的位置,这可能也是草原人的天赋吧。你看,这不就说来就来了?

连队值班员申明大义地响应了群众们的呼声,允许每个排派出一个代表,去隔离带外面买西瓜。我有幸成为我们排的代表。正当我们的采购小组要奔向大篷车的时候,连队值班员,也就是我们的一排长王虎,突然叫停了我们。

“不许买穿迷彩服那家伙的!”一排长王虎虎着脸,远远地指着一个大篷车说,“对,就是那个车棚上也涂着迷彩的那个!”王虎气呼呼地强调,都有点气不打一处来了,好像他们之间素日有冤平时有仇似的。

那个穿迷彩服的家伙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脸上蓄着连毛胡子,雄赳赳的,很恶。他看到我们没有一个去他那里买西瓜,却也不讪,只是略微地窘了一下,旋即就恢复了常态,仿佛早有预感。但见他转回身,从车厢里抽出了一把尺余长的蒙古剔——当时我心里一颤,以为他要找茬整事。没有。却见他嚓嚓几下,挥刀杀了自己车厢里的一个大西瓜,然后捧起一块,咔嚓咔嚓地啃了起来,那动作,粗野放肆,笑傲江湖。西瓜汁在他的连毛胡子上横流,西瓜籽也被他吐得掷地有声,不绝于耳,且都沿着高傲的弧度射向一排长王虎所在的方位。绝对是叫板加挑衅。好在他们之间隔着很长一段距离,彼此也看不太清,好像只能在心里面较劲而已。

原来,一排长王虎和这个卖西瓜的汉子早就结下了梁子。

汉子绰号“草原哥”,很流行的一个绰号,可能是取材于网络上疯传的那些“犀利哥”“大衣哥”什么的,但能称得上“哥”的人肯定有他的独特之处。听本地人说,此人也当过兵,会两下子,常常黑灯瞎火地骑着摩托车、打着大灯在草原上追兔子,一直把兔子追死拉倒。

“这小子生不逢时,当兵正赶上部队裁军,当了一年侦察兵就退伍了。但是当过兵和没当过兵还是不一样的,这小子当兵之前是个混混;回来后,大变,有正事了,还当上了民兵连长。村里大事小情都少不得他,用我们农村的话说是根‘高草’”。一个开大篷车的四十来岁的汉子和我闲聊时说。

那我们的一排长王虎又是怎样和他结下梁子的?这个答案是我们排的三级士官、司机李志偷偷地告诉我的。

去年大约也是这个时候,我们连队也是在这儿附近训练。那时,一排长王虎刚从陆军指挥学院毕业,主动请缨随队外训。一天夜里,我们排接到前指命令,要向疏散地域集结。这是训练期间的一个课目。本来白天,作训部门已经带着相关人熟悉了路线。可是我们的王虎排长没当回事,人是去了,心里却有些不屑。他觉得这种训练没啥技术含量,一点也不具备实战化特点。要是真打起仗来还允许你事先踩点?简直是过家家一样。

可是真正到了向疏散地域集结的那天夜里,情况可就不像他想的那样了。整个草原没有明显的地形地物,从地图上看,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几个散乱在草原上的土丘中的一个。可是待车队到了目标点附近的时候,却找不到了。黑暗仿佛是从地面上升起的,影影绰绰的月光下,我们被一片片黑森森的葵花地给包围了,走不出去了。

王排长就让后面的车队停下来待命,他带着头车前去探索。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的大草原上,我们多么希望有一个向导出现呵。

真是天无绝人之路,向导真的出现了。我们听到一阵摩托车的声音由远及近,疯狂地在草原上大书狂草直抒胸臆。王排长像看到救星一样不由分说急着跳下车,拦住了那辆正在狂飙的摩托车。劈头就问,老乡,这里有一个小山包在哪里?“商女不知亡国恨”,那个老乡却不慌不忙地瞅了瞅王排长,慢悠悠地说:

“你问的是哪个小山包呵?”

这个回答弄得王排长哭笑不得,一甩袖子上车而去。嘴里还没忘记小声地嘟囔了一句:“穷山恶水出刁民!”还好,最终我们找到了那个小山包,算是有惊有险地完成了阶段性任务。

而这个被我们问路的老乡不是别人,正是“草原哥”。自此,他和我们王排的第一次接触就“纠结”了。李志讲到这儿,自己禁不住地嘿嘿笑了起来。

这也不该怨人家呵?我说,人家知道你问的是哪个山包呵?我对王排长的态度有些微词。

可能是“草原哥”轻漫的态度让王排长觉得他居心不良吧?李志解释道。

这还没完。安营扎寨甫定,我们还有一项任务,那就是负责给前指的机关人员运送伙食。有了刚才的经验教训,王排长决定由全连驾龄较长的我开车、由他自己亲自带车完成此次任务。 真是“屋漏偏遇连阴雨,头痛又逢顶头风”,这草原可真是令人难以琢磨呵,诡异得很,白天你看一马平川、一片坦荡的,可是里面却暗藏玄机。由于我们这次行动是疏散隐蔽,要求不能开灯行驶,所以我们只能借着朦胧的月光前进。本来开得好好的,突然之间车子就不走了,越加速越不行,并且还有下陷的趋势。下车用手电一照:不得了,开进沼泽里了。这沼泽也真害人,不显山不露水,在黑灯瞎火的情况下,表面上根本啥也看不出来。这一下,我和王排长都傻眼了。推,推不动;开,开不走;退,退不出。真是进退维“泥”、望“泥”兴叹呵。

可是我们又不能束手待毙呀!前指的那些机关干部还等着开饭呢。思忖再三,最后,王虎排长狠狠地踹了一脚轮胎,说,你在这里等着,我回去搬救兵。说完,他就急三火四地消失在夜色中。

排长走不多久,我就听到了一阵由远而近的摩托车的嘶吼声。那声音我行我素、风驰电掣、有恃无恐,也似曾相识。但我又拿不准,毕竟夜色很深了,怕误判,万一遇到了特种大队的那些人可就惨了,他们个个身手不凡,要是被摸了去,那我们全排的隐蔽工作就失败了,而且还得通报,人可就丢大了。正在犹疑的当口,那辆摩托车已经飞驰到我的面前,开车的人像炫技一样,来了个刹车、转弯、急停,动作一气呵成,干净利索,俨然一个训练有素的赛车手。

真是冤家路窄,这下,该轮到我和“草原哥”正面接触了。

他好像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,也不说话,钻到旁边的葵花地,三下五除二,就折了一大抱葵花秆回来,然后将这些葵花秆垫在车轮下,用脚使劲地跺了跺,边跺边示意我上车。我会意,钻进驾驶室开始倒车,最终车子从泥淖里倒出来了。如释重负之余,我想向他说些感谢的话,他却拍了拍我的肩膀,很不客气地说:小同志,你还嫩着呢,跟我学着点吧。说完牛哄哄地跨上摩托,绝尘而去。

这人,真是的,做好事不留念想,好像故意要把他自己的好心让别人当成驴肝肺似的。莫名其妙!

车子是脱离了险境,能正常行驶了,可是我又不能单独行动,还得等王排长回来。正焦虑着,我们的王排长就回来了。只不过回来得有些狼狈,没搬来救兵不说,还引来了狼。狼在哪呢?听他说碰到了狼,给我也吓得够呛,毕竟我看过的狼都是关在动物园的笼子里的。“刚才还在我的后面呢,怎么现在不见了?”王排长心有余悸地向身后看。哪里有什么狼的影子,定睛看王排长的身后,月色勾兑下的黑暗里,只是模糊着草原的空茫与神秘。

坐在车厢里,我向王排长细说了“草原哥”帮我解困的经过。这小子,真怪,一会儿帮我们一会儿耍我们,他作死呢?王排长摩拳擦掌,好像想用武力来试试“草原哥”这个疑难杂症。可是正当他云里雾里咂摸着滋味的时候,神出鬼没的“草原哥”又幽灵般出现了。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处,与他的大摩托配合着,做了一个潇洒的耀武扬威的挑头动作之后,意味深长又别有用心地消逝在草原深处。

他的后面竟然跟着一只狼!身旁的王排长惊呼了一声,没错,那只狼就是我刚才遇到的那只!

排长,那不是狼,是藏獒,他帮我拉车的时候,那只藏獒就跟着他来着。我心里禁不住想笑。靠!闻听此言,王排长一拳擂在驾驶室的车厢门上,痛苦而悲愤地大吼一声:我又被这家伙耍了!

为了不要这家伙再能耍上我们,在执行各项外出任务的时候,我们都格外地小心谨慎,唯恐被这个如影随形的“草原哥”再钻了空子,被他奚落嘲弄。尤其是王虎排长,在回到部队以后,训练更加刻苦,好像“草原哥”的摩托车一直在他的屁股后面撵着他,他咬着槽牙恶恶地发誓:逮着机会定要与“草原哥”来个决一雌雄。

如此这般,听了李志的讲述,我也对“草原哥”的这些举动感觉有点无厘头,不知道这家伙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也理解了为什么王排长不让我们买他的西瓜。他们俩在暗地里较着劲,对峙着,冷战着,谁也不服谁。时隔一年的再度相逢,故地重游,他们还是没有相逢一笑泯恩仇。

尽管我们有意地排斥“草原哥”,都不去买他的东西,可是在很多场合还能发现他的影子,这多少有点不识相了,有点二皮脸了,有点像没事找抽型的了。

这种对峙的局面没有维持多久,双方当事人终于上演了一出短兵相接的角力战。

那天,我们排带到野外进行反恐怖行动训练。我们的侦察排长王虎在队伍前通过教学法对我们进行示范练习。王虎排长不愧是陆院侦察专业毕业的,讲解的是头头是道,示范的是有板有眼。我们都被他高超的擒拿功夫佩服得不行。这时,队伍里有人嘁嘁喳喳地说话,精神有些不大集中,王虎排长似乎也意识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在分散同志们的注意力。便偷瞄了一下身后,这一看,看得他怒火中烧:他身后的不远处正站着他的宿敌——“草原哥”。他的迷彩大篷车远远地停在一个树荫下。

只见“草原哥”端着肩膀,双臂交叉于胸,像一个睥睨一切的世外高人在看着他不争气的弟子们小打小闹。太过分了,太能装了,把自己当成笑傲江湖的主角了。显然他的造型和神态严重地刺激了我们的王虎排长。不能再练下去了,再练下去我们都成了江湖卖艺的了。“停!”王虎排长突然断喝一声,“有谁不服,可以当面较量较量,不要背后觉着自己了不起!”说得太直白太露骨了,是人类的都能听出王虎排长这句话的具体指向和弦外之音。如果“草原哥”不对号入座那绝对是装聋作哑和王顾左右。

王排长的这句颇具挑战意义“讨敌叫阵”,果然起到了效果。

“草原哥”应战了。而且是欣然应战,一点也不勉强,好像正中下怀,期盼已久。

仿佛注定要有此一搏,不言而喻,心有灵犀。在众目睽睽之下,两人也不搭话,双手略一抱拳,便拉开架式,你来我往地在草地上大显身手。

也不知道两人打斗了多长时间,真是旗鼓相当难分伯仲,一旁观战的我们看得入了迷,也忘记了应该给谁鼓鼓掌。正看在兴头上,不知为何,“草原哥”突然主动跳出圈外,两手一拱,宣布收手。

咋停了?谁赢了?我们面面相觑。看看王排长,他不露声色地在那里喘着粗气。看看“草原哥”,他正拖着疲惫的步子走向自己的大篷车。

大篷车旁不知何时来了一个抱小孩的少妇。远远地就听见那个少妇对着“草原哥”大骂:你一个老爷们一点正事也没有,放着货不卖,竟跟人家当兵的摔跤玩,你寻思你还是个小孩呵?“草原哥”也不辩解,只是认错似的嘿嘿地笑,还幽默一把:我一个民兵连长和正规军的排长切磋切磋,有啥大不了的?

去,你领几个人抱几个西瓜回来。王虎排长蹲在地上对我吩咐。是到他那吗?我指了指“草原哥”的大篷车。对,就他那儿,挑最大的。我乐颠颠地领着几个人冲向大篷车。“草原哥”不但给我们挑了七个最大的,还在上面分别用蒙古剔深深地划了一个字,拼起来是这样一句话:

希望你们更强大。

王虎排长盯着那几个排成一句话的西瓜,突然现出一副激动的样子,远远地对着“草原哥”高高地竖起了大拇指。

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草原哥(短篇小说)